072-34653590

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厂,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一带一路”绿色发展研究项目发布最新报告

2020-11-16 07:57上一篇:成都水务检查指导李家岩水库建设 |下一篇:没有了

期盼中国政策与投资紧密结合《巴黎协议》气候目标中国电力新闻网讯记者于学华报导6月12日,一带一路绿色发展研究项目(以下全称绿色开路项目)在北京公布创绿研究院编写的近期报告《巴黎协议背景下一带一路电力投资的机遇与挑战以越南、印度尼西亚与巴基斯坦为事例》。报告挑选了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三个一带一路重点国家,以《巴黎协议》下国家自律贡献方案(NDCs)为切入点,分析了NDCs目标对三国电力行业发展的影响。报告为中国政策制订与投资者制订与《巴黎协议》温控目标相符的一带一路电力低碳投资规划明确提出了政策建议。

“一带一路”绿色发展研究项目发布最新报告

报告称之为,亚洲在全球应付气候变化,构建避免贫穷和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充分发挥日益最重要的起到。首先,全球最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十个国家中有六个在亚洲,还包括越南和巴基斯坦。作为享有辽阔沿海地区、相当严重倚赖农业和自然资源的热带群岛国家,印度尼西亚的自然生态系统、民众以及宏观经济近于易受气候变化有利影响。气候变化也激化了亚洲地区因空气污染导致的身体健康风险。其次,亚洲多为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国家,其电气化水平与人均用电量近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工业化与城镇化的进程使其沦为未来全球碳排放快速增长最慢的地区。在此背景下,中国在一带一路国家积极开展的对外投资活动否绿色低碳,否与沿线国家的气候目标相符,是其与沿线国家能否结为应付气候变化命运共同体、构建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关键。报告在对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三国展开重点分析时认为,这三个国家的电力行业仍面对诸多挑战。首先,印度尼西亚与巴基斯坦不存在相当严重的缺电问题。其次,越南、印度尼西亚与巴基斯坦的电力行业皆以追加煤电作为符合其电力市场需求的主要来源,这将减少其电力部门的碳排放强度。另一方面,尽管三个国家可再生能源潜力较小,但可再生能源发电仍正处于跟上阶段。同时,电网基础设施不完备、传输损耗率低,还制约着印度尼西亚与巴基斯坦电力行业的发展。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都已明确提出了《巴黎协议》下的NDCs目标。除了对碳排放制订了无条件或有条件的排放量目标之外,三个国家的NDC文件还制订了实施此目标的涉及政策措施。

“一带一路”绿色发展研究项目发布最新报告

同时,三个国家不存在加快低碳转型的潜力与空间。在确认了NDCs后,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适当提升了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2016年3月越南政府批准后了对国家电力发展规划的修改,下调了电力市场需求快速增长预期,同时希望利用太阳能、生物质能和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发电。印度尼西亚的国家电力发展规划将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占到比目标从原先的23%提高到25%。巴基斯坦于2019年4月发布了2030年还包括风电、太阳能、小水电及生物质能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占比目标。明确而言,在NDCs情景下,2030年越南的电力市场需求将比2014年快速增长4倍。由于燃煤发电的大幅减少,到2030年,越南电力行业的碳排放量预计将超过290万吨,比2014年减少5倍。通过终端用户能效提高和优先削减煤电生产能力等强化低碳行动,越南2030年煤电装机可以比NDCs情景增加11吉瓦,其煤电占比也将从NDCs情景的44%降到37%。在NDCs情景下,2030年印度尼西亚的装机总量将超过197吉瓦,其中煤电占到比48%,天然气占到比24%,水电占到比14%,地热占到比6%,其他可再生能源占到比依旧较小。在NDCs情景下,巴基斯坦2025年总装机量大约为现在的两倍,预计其2030年碳排放量将超过16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年,大约为2015年碳排放量的三倍。中巴经济走廊(CPEC)项目对增进巴基斯坦电力行业的发展充分发挥了最重要起到,但与此同时依然不存在一定风险。如果巴基斯坦未来不计划大规模出局现有机组,CPEC电力项目和CPEC之前就启动的核电项目有可能让巴基斯坦面对电力生产能力不足的风险。同时,煤电项目在CPEC电力项目中的主导地位对巴基斯坦的能源结构转型和碳排放控制目标导致有利影响。

“一带一路”绿色发展研究项目发布最新报告

随着未来气候政策和环境标准的提高,目前坑口电站的亚临界机组有可能必须应用于CCS技术,或者面对提早除役的风险。此外,水资源紧缺将激化水与煤之间的竞争,更进一步减少煤电项目的风险。报告建议,在一带一路倡议实行过程中,中国政策制定者与投资者不应把一带一路投资规划与《巴黎协议》长年气候目标紧密结合一起,将气候变化的减慢和适应环境划入一带一路的合作框架。首先,一带一路投资须要合乎《巴黎协议》2摄氏度长年目标所需的发展路径。其次,中国投资者须要理解东道国为实施《巴黎协议》和NDCs目标对电力行业发展的影响,合理评估追加发电容量和与之带给的环境影响。而在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这类以化石能源供能居多的国家,一带一路电力投资不应侧重前进可再生能源的研发和利用,助力提升东道国电力普及,同时前进能效提高的投资,因地制宜地发展电网基础设施。绿色开路项目核心组成员、自然资源维护协会高级顾问杨富强认为,目前一带一路倡议早已开始更加多的注目项目建设和运营过程中所遇上的环境和气候变化问题,未来一带一路下的电力投资不应把节约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放在首位,并大力推展涉及环保技术和环保设备的用于,协助东道国构建NDCs中的气候目标。一带一路的绿色发展不仅可以让项目免遭因东道国气候变化政策调整与标准提高带给的财务的损失,而且有助实施《巴黎协议》和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